优网 > 上下五千年 > 东宫里的棋手

唐德宗宠信宦官。那些贪得无厌的宦官,想尽办法来欺压和剥削百姓,不择手段地掠夺财物。他们设立了“宫市”,让一批太监专门到宫外采购宫里需要的东西。这些太监见到老百姓在市上出卖货物,只要他们需要,就强行购买,只付十分之一的价钱。后来,索性派了几百个太监在街上了望,看中了什么,抢了就走,叫做“白望”。

还有一些宦官在长安开设“五坊”。五坊是专门替皇帝养雕、养鹘(音gǔ)、养鹞、养鹰、养狗的地方。有一批太监在五坊里当差,叫做五坊小儿。这批人吃饱了饭不干正经事,到处向百姓敲榨勒索。他们要敲哪家的竹杠,就把鸟网张在人家的门口或者井架上。谁要是在家门口进出,或者到井里去打水的时候,碰到了鸟网,就说谁吓走了供奉皇帝的鸟雀,围住他痛打,直到这家人出钱赔礼,他们才扬长而去。

五坊小儿常常在酒店里要酒要菜,大吃大喝,吃得醉醺醺的,七歪八倒地扬长走了。酒店主人向他们要酒钱,不是挨骂,就是挨打。有一次,五坊小儿喝了酒不付钱,他们把捉来的一袋蛇交给店主说:“大爷没带钱,把它放在你这里做个抵押吧,过几天我拿钱来取。不过这些蛇都是宫里捉鸟雀用的,你得小心饲养,要是饿死了一条,小心你的脑袋。”

店主人吓得要命,苦苦哀求五坊小儿把蛇带走,至于酒钱,当然不敢再要了。

宫市和五坊小儿的胡作非为,引起了长安百姓的痛恨,但是在宦官掌权的日子里,有冤往哪儿去诉呢?

那时候,在太子李诵的东宫里,有两个陪伴太子读书的官员。一个叫王叔文,是个好棋手;另一个叫王伾,写得一手好字。李诵除了读书之外,喜欢下棋写字,王叔文、王伾就经常在东宫陪太子读书下棋。

王叔文出身下级官员,多少懂得一些百姓疾苦。他利用跟太子一起下棋的机会,向太子反映外面的情形。太子听到宦官借宫市为名在外面为非作歹,很不满意。有一次,几个侍读的官员一起在东宫议论起这件事,太子气愤地说:“我见到父皇,一定要提出这件事。”

大家听了,都赞扬太子贤明,只有王叔文在一边一言不发。等别的官员走了,太子把王叔文单独留下来谈话,说:“你不是常谈起宫市的坏处吗?刚刚谈到宫市,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王叔文说:“我看殿下眼下还是少管这些外事为好。如果坏人在皇上面前挑拨是非,说殿下想收买人心,皇上怀疑起来,殿下要辩白也难了。”

太子恍然大悟说:“不是先生提醒,我还想不到这一点。”

打那以后,太子更加信任王叔文。王叔文认为德宗老了,太子迟早要接替皇位,就暗地里替他物色朝廷中有才能的官员,跟他们结交。他私下对太子说,这个人将来可以当宰相,那个人将来可以担任将军。

不料过了一年,太子得了中风病,舌头不听使唤,讲不出话来。老年的唐德宗为了这件事,急出病来,先咽了气。公元805年,太子李诵带病即了位,这就是唐顺宗。

唐顺宗不能说话,只好靠原来在东宫伴他读书的官员王叔文、王伾来帮他处理朝政。王叔文知道自己声望不够,不便公开掌握朝政大权,另外请一个老资格的官员韦执谊出面做宰相,自己当一名翰林学士,帮助顺宗起草诏书。他和韦执谊、王伾里外配合,又起用了刘禹锡、柳宗元等一些有才能的官员,总算把朝政大权抓了过来。

王叔文掌权后,第一件要改革的就是整顿宦官欺压百姓的坏风气。他替唐顺宗下了一道诏书,免了一些苛捐杂税:把宫市、五坊小儿一类欺负百姓的事,统统取缔了。

这个措施一实行,长安百姓没有一个不拍手称快,一些作恶多端的宦官却气歪了脸。

王叔文又把财政权拿了过来,进行了改革。历史上把这件事叫做“永贞革新”(“永贞”是唐顺宗的年号)。

王叔文大刀阔斧进行改革,当然触犯了掌权的宦官。宦官头子俱文珍认为王叔文的权力太大了,用顺宗的名义解除了王叔文翰林学士的职务。

王叔文知道要想跟宦官斗争,还得把他们手里的兵权夺过来。他就派老将范希朝去接管宦官掌握的神策军。但是那些神策军将领大都是宦官的亲信。范希朝去接管人马,一些将领不来理他,只好空手回来了。

不到一个月,俱文珍勾结一批附和他们的老臣,宣布顺宗因为病重不能执政,由太子李纯监国。又隔了一个月,太子正式即位,这就是唐宪宗。

顺宗一下台,俱文珍等一批宦官立刻把王叔文、王伾革职,贬谪到外地去。第二年,又把王叔文处死。永贞革新不到一年就全盘失败,那些支持王叔文一起改革的官员也受到了株连。